您现在的位置:开江在线>> 投稿专栏>> 文学园地>>正文内容

奔赴延安的开江女青年

抗战题材散文

奔赴延安的开江女青年  

武礼建  

 

在宋更新指引奔赴延安的30多名开江进步知识青年中,就有6位是女青年。她们是:赵雪松,魏环图,魏光碧,李景明,涂碧桃,岳力。  

在永兴小学,如今师生们津津乐道的两个话题,一是学校的“抗日读书会”,二是“万柳风光”的校园文化。  

“万柳风光”的校园,既有历史文化的深厚底蕴,又有“抗日读书会”的增光添彩。  

宋更新组织成立的“读书会”里,这几位女生,有大家闺秀,又有小家碧玉,但有一点是她们共同的美质。受到宋更新革命思想影响后的生命,焕发出来的热情、勇敢、叛逆、向上、坚强的性格和朝气勃勃的精神,具有不可估量的巨大魅力!  

单说她们在漫漫黑夜追求光明奔赴延安所战胜的艰难曲折的故事,就足以让90后的女青年对她们肃然起敬。  

她们分批和男生们一起奔赴延安。  

   

涂碧桃李景明王恩眷  

   

先说说24岁的涂碧桃、17岁的李光元(李景明)和15岁的王恩眷(男)3人,她们是姑嫂,他们是姨侄。李光元的哥哥李光汉新婚不久就去了延安,他们是步李光汉后尘,所以对沿途要面临的艰难困苦早有心理准备。  

涂碧桃卖了嫁妆,李光元又筹集了一点钱。三个人背着被盖、粮米和咸菜,同时,她们带着两封信,一封是宋更新写给西安八路军办事处的介绍信,秘密地缝在袜底里,还有一封是介绍她们去西安国民党中央军校七分校找人的假信,她们故意卷在背着的小被盖里,好让人发现。  

天不亮她们就上路了。经宣汉过平昌走通江再经南江向汉中进发。为避免麻烦,她们从不歇旅店,总是找老百姓家,借锅煮饭,借屋住宿。当闯过了好多道关口的盘查,好不容易走到南江时,却在深山遇到了拦路的土匪。  

土匪一下便搜出了假信,但不识字,厉声喝问她们到那里去?干什么?  

聪明伶俐的李光元说:“我哥哥在西安中央军校七分校当团长,我和侄儿陪嫂子去找他,找到哥哥,嫂子住下来,我们就在西安读书。”  

土匪听说是团长的家眷,有些发怵,怕惹出事追究起来脱不了干系,搜她们身上又没多少钱财,只好放过了她们。  

她们一路上躲过了一个个不怀好意的跟踪者,拒绝了多起“好心人”的引诱,走了一个多月,到达了宝鸡后,为争取时间,便将仅有的钱买了去西安的火车票。不料上火车还碰到一个戴礼帽的跟踪者。这个人从汉中开始就开始尾随她们,到宝鸡后又跟着上了火车,好在火车上人多,跟踪者也不敢贸然下手。到了西安,那人还跟着,她们急中生智,在车站卖了衣物,将钱雇了黄包车,直奔七贤庄八路军办事处,投进了亲人怀抱。当涂碧桃从袜底里取出介绍信后,林伯渠同志亲自接见了她们。不几天,她们在办事处换了军装,编队又集体上路了,行军13天,终于到达延安,实现了心中的愿望。从此,李光元改名李景明,取前途一片光明之意。  

   

   

赵寒松  

   

赵寒松也是一个有传奇色彩的青葱少女。  

1921年,赵寒松出生在永兴场的一个小商贩家庭,原名赵世涛。生活的清贫,无损于天然自在的生命力的涌动,无拘无束的活泼性格,使她浑身上下洋溢着生命的活力。美丽和聪慧,使她赢得永兴小学品学兼优的好名声,乡邻街坊都称赞小寒松终将成为一只飞向远方的凤凰。  

不料,家庭发生突然的变故,母亲生病,经济拮拘,小寒松两次辍学,但她始终保持强烈的学习欲望,一直坚信通过努力,她一定会读到世界上最好的学校。在宋更新“抗日读书会”里,她读到许多进步书刊,听了宋老师热情洋溢的演讲,知道了在开江的西北边有一个地方叫延安,有一所了不起的学校,她叫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对,她想要上的学校就是她!  

1938年8月,比她小1岁多的弟弟赵世康,冲破家庭阻拦,不顾一切地徒步走到了延安,参加了革命队伍,对她的触动很大,也坚定了她要去延安的信心。1939年4月,实际年龄还不到18岁的赵寒松,拿着宋更新写给八路军西安办事处林伯渠的介绍信,把它藏在一条棉絮里,直奔延安。  

可以想象,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单凭一腔热血,要走完2500里路相当的不容易。翻山越岭,栉风沐雨,途中生病,摔跤受伤,她都咬紧牙关,坚持不懈。她在一次遭遇大雨时立下誓言:“打断骨头连着筋,扒了皮肉还有心,只要还有一口气,爬也爬到延安城。”  

在一个红霞满天的傍晚,赵寒松终于来到延河畔的宝塔山下。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进了延安抗日军政大学总校学习。  

1939年7月,赵寒松随抗大总校女生穿过封锁线,去晋察冀根据地学习锻炼,赵寒松分配到120师司令部参谋处队列科任科员。年底,赵寒松在前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0年初,经组织批准,赵寒松与司令部参谋处处长唐伯健在河北阜平县结为伉俪。  

1955年,唐伯健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少将军衔。  

   

   

魏光碧和魏环图  

   

   

投奔延安的青年学生,最多的一批是13个其中有魏光碧、魏环图是女青年  

为了确保沿途安全,宋更新同校长邱树勋经过慎重考虑,假借学生去西安投考国民党青干班、妇干班和军校为名,会同联保主任王守经报告县府,得到一份去西安的公开介绍信,另给了一张王守经的名片。  

刚刚上路,一个女生就被家人拦了回去。一行12人,越过三个县境,来到一个叫固军坝的地方。按照校长和王守经的嘱托,找到当地红帮舵把子、国民党区分部书记六大爷,得到他的名片,才能通过固军坝和前边的两河口关卡。  

六大爷外号“青胡子”,残害过很多去延安的青年。六大爷早年倒霉时曾逃到永兴场避难,受到联保主任王守经盛情款待。  

大家商量,让有表演天赋的魏光碧冒充王守经的女儿。“王守经的女儿”口齿伶俐、楚楚动人。六大爷对恩公的女儿不敢怠慢,却又怀疑他们是去延安,表示为难,要求他们减少人数。“王守经的女儿”尽说好话,六大爷才给了面子,同意只减两个。减去哪两个呢?表决的结果是两个家境好的同学作出牺牲,为了让大家通关,只好含泪返回了。  

这样,他们顺利到达西安,秘密联系上八路军西安办事处,除魏环图留西安办事处工作外,其余9个青年安全转送到延安,进入抗日军政大学学习。不久,魏环图也进了延安女子大学。  

延安热火朝天的革命氛围,带给大家全新的感受,大批知识青年来到延安,也给延安带来新的朝气蓬勃。每天傍晚,宝塔山下,延水河畔,到处响彻着青年人的笑语和歌声。一曲抗大校歌凝聚着千万颗青年人的心声,也成为他们一生的至爱。  

一个女人,就是一道风景。  

在奔赴延安的开江女青年中,魏环图是花中君子。  

永兴的乡间、庭院,水塘种莲十分普遍少女魏环图喜欢莲花,尤其喜欢吃莲叶煮的粥。这样的爱好养成她莲一样的美容,莲一样的品质。在延安,像魏环图这样冰清玉洁、晶莹纯净的美女,自然是许多追求者心里的梦。  

刚从国外回来的李强和魏环图在梦里相见了。  

1942年的一天,魏环图到女子大学的同学家里做客,正好李强在那儿,他是来找同事商量工作的。魏环图的同学是他同事的夫人。  

初次见面,在李强眼里,魏环图简直就是一泓泉水,一朵莲花。所以李强脱口而出:“我是不是在做梦?”  

单纯的魏环图只觉得眼前的人是一位大知识分子、大干部,别的全然没想。  

李强主动提出与魏环图约会的请求,选择在八路军大礼堂看戏。李强告诉她:“这个礼堂原来的建设图纸出了些问题,我帮助改了一下。”她淡淡一笑问:“你的工作是管理大礼堂的?”李强没承认,也没否认。但他感觉到,魏环图说话的声音温婉锐耳,听起来心旷神怡。于是更加关注她的一频一笑,更觉得她扬眉举手,都蕴含着特别的神韵。  

李强和魏环图的恋爱方式与众不同,应该是那个年代最新潮的。宝塔山下,延水河边,他们手拉手散步时,总有无数的人向他们行注目礼,其实那都是因为羡慕。周末,李强带着魏环图上山打鸟,他的枪法很准,这是特科时练就的本领。走累了,他们就坐在山沟里欣赏自然风光。回来时,人家问上哪儿去了,他们总是笑而不答,很有些浪漫情调。  

几个月后,他们就结婚了,什么仪式也没举行。他们住的窑洞是半掩半露的那一种。在一起生活了,魏环图发现,在李强心里,工作总是第一位,生活往往排在第二位。有时一起吃着饭,她正在跟他说话,可他却在想别的,当他发现自己走神后会抱歉地对她说:“对不起,要考虑的工作太多了。”但魏环图也看到,李强其实不论是感情或生活情趣都很丰富,他虽年长近20岁,但往往是他照顾她更多些。所以魏环图常说:“我感到自己很幸运。”  

   

随红军长征到达延安的马奎萱  

   

在川东游击队里有一个飒爽英姿的女游击队员,她叫马奎萱。  

1912年,马奎萱出生在开江广福,原名苏光明。在广福小学读书时的马奎萱,一脸的稚嫩之气和天真烂漫的个性,使她在为数不多的女学生当中格外的出类拔萃。当时正值王唯舟在广福建立川东游击队,大革命的浪潮在广福风生水起,对马奎萱的影响极大。  

广福乡妇女会刚成立,马奎萱就主动报名参加。负责组织妇女会陈武秀说:“我们队长就是希望有更多的学生参加呢。”马奎萱好奇地问:“队长是谁?”“敌人出5万块大洋悬赏捉拿的王唯舟!”王唯舟的名字铭记在马奎萱心里。  

在游击队的练兵场,马奎萱端着一碗水走近王唯舟,“王总指挥,喝口水,歇歇吧。”王唯舟转过头一看,脱口而出:“马奎萱!”  

马奎萱大吃一惊:“你知道我?”  

王唯舟:“大名鼎鼎的马奎萱,是第一个参加妇女会的女学生,对吧?”  

“我可是一个土里土气的乡村姑娘。”  

“乡村姑娘,好哇!”在王唯舟心里,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学生,能够保持纯朴善良的乡下姑娘天性,实在是一棵革命的好苗子。其实,王唯舟还想到,将来的马奎萱一定会是一个贤妻良母。  

后来,马奎萱成为游击队妇女协会的宣传、组织委员,并与王唯舟结为伉俪,风雨一生。从此,在游击队,她是一个勇敢的战士,在家里又是一位贤淑的内助。他们有了一个孩子,却因为游击队生活艰苦,5个月大就夭折了。马奎萱强忍痛苦,又积极投入红33军的“反六路围剿”的斗争。  

红军长征时,王唯舟和马奎萱一家20多人参加长征年龄最小的是他的侄女王新兰,出发时才10岁,最大的是马奎的妈妈,已经年过50并且是小脚(后不愿拖累大家返回老家)王唯舟要带领部队长征,马奎萱身体虚弱,却顽强地照顾着一家人艰难前进,一路三过雪山草地,历经千难万险,胜利到达了延安。没有坚定的信念,没有坚强的意志,没有顽强的毅力,别说是胜利到达,连想都不敢想。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