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开江在线>> 投稿专栏>> 科技之光>>正文内容

中医杂说:把握情志密码

中医杂说:把握情志密码

蒋楠

  

      笔者在上期的《东莞经济》里论及了“情与欲”,如果那只是一些泛泛而谈的、空洞的概念,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让我以中医学的系统理论引领读者诸君走进“七情”的领地,认清“情志致病与七情太过”的关系,进而深切领会日常的养生之道。

中医的病因理论认为“千般疢难,不越三条”,其中一条便是七情不调。人有七情,本是正常现象,何以会引起疾病?这是因为七情太过,或情绪波动太大,过于激烈,如狂喜、骤惊,或持续时间太长,如久悲、常忧。换言之,人在认识周围事物或与他人接触的过程中,对任何人、事、物,都不是无动于衷、冷酷无情的,而总是表现出某种相应的情感,如高兴或悲伤、喜爱或厌恶、愉快或郁闷、振奋或恐惧等。喜、怒、忧、思、悲、恐、惊七种情志或情感,在正常范围内,对健康影响不大,也不会引起什么病变。《黄帝内经》里说:“有喜有怒,有忧有丧,有泽有燥,此象之常也。”意思是说,一个人有时高兴、喜笑,有时发怒、有时忧愁、有时悲伤,好像自然界气候的变化有时候下雨、有时候干燥一样,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但是,内外刺激引起的七情太过,则能导致人发生多种疾病。

按照中医的说法,七情太过,一会损伤脏腑:“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或言“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二会扰乱气机。是中国文化中一种独特的概念,无论是中国的哲学思想体系,还是传统医学、养生之说中,都强调“气”的存在。“气”被认为是天地的精华,它生于无征,长于无形,成于无体,得到者可以延长寿命,失去者便会死亡。《黄帝内经》言“百病生于气也。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则气乱,思则气结”,说的便是因七情导致气的运行失常。三会阴阳失调。中医认为阴阳协调是维持人体生命正常活动的基本,情志过激,则会“暴喜伤阳,暴怒伤阴”,破坏阴阳的平衡。四会精血亏损,《黄帝内经》曰:“怒则气逆,甚则呕血及飧泄”,说明暴怒,可致血随气逆,发生呕血。日常生活中一些人因暴怒而发生喷血的现象,即是一例。《医学入门》也指出:暴喜动心不能主血,意思是过喜则使气血涣散,血行不畅。此外,过分思虑,既可耗伤心血,又能影响食欲,造成气血生化不足,皆可使精血亏损。归纳起来说就是:情志的发生、发展有三个时段:过去时以悲为代表,事情已经发生,无可奈何,是消极情绪;现在时以喜、怒、惊、恐等激情情绪为主;将来时以忧为代表,对前景悲观失望,取负面的情绪体验。当具体论及“情志致病与七情太过”的关系时,每一种情志变化又会导演出不同的“脚本”,现在让我逐个数来:

喜,指狂喜。旧有所谓“四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这种突然的狂喜,可导致“气缓”,即心气涣散,血运无力而瘀滞,便出现心悸、心痛、失眠、健忘等一类病症。成语“得意忘形”,即能说明由于大喜而神不藏,不能控制形体活动。清代医学家喻昌写的《寓意草》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案例:“昔有新贵人,马上扬扬得意,未及回寓,一笑而逝。”《岳书传》中牛皋因打败了完颜兀术,兴奋过度,大笑三声,气不得续,当即倒地身亡。可见过喜(暴喜、大喜、狂喜)对人体健康不利。

忧,是指忧愁、苦闷、担心。表现在情绪上,失去欢乐,悲伤恸哭,气怯神弱。轻者,愁眉苦脸,闷闷不乐,少言少语,忧郁寡欢,意志消沉,独坐叹息;重者,难以入眠、精神萎颓或紧张,心中烦躁,并会导致咳喘、噎逆、呕吐、食呆、失眠、便秘、阳痿、癫痫等症,甚至诱发癌症或其他疑难重症。俗话说:“多愁多病,越忧越病”,“忧愁烦恼,使人易老”、“愁一愁、白了头”。事实上正是如此,东周伍子胥,因无计闯过昭关,一夜之间愁白满头青发;唐代文学家柳宗元,才华出众,但由于遭到打击,长期被贬,沉闷、忧郁的贬谪生活,把柳宗元折磨得形容憔悴,体质虚弱,得了毒疮又患霍乱,47岁就含恨长逝了。

  怒,指暴怒或怒气太盛。它是由于某种目的和愿望不能达到,逐渐加深紧张状态,终于发怒。可表现为暴跳如雷、拍桌大骂、拳打脚踢、伤杀人畜、毁坏器物。轻者会肝气郁滞,食欲减退;重者便会出现面色苍白、四肢发抖,甚至昏厥死亡。《三国演义》中周瑜是一位“文武筹略,雄姿英发”的将才,但好生气发怒,被诸葛亮“三气”之下,大怒不止而亡。当然,若是轻度的发怒,有利于压抑情绪的抒发,有益于健康。

思,思为七情时空之合,从藏象而言,脾藏意,思虑过度最易伤脾,脾胃运化失职,则食欲大减,饮食不化,故中医有“思虑伤脾”之说。据《吕氏春秋》记载,齐闵王因为思虑过度,损伤了脾胃功能,以致积食内停,久治不愈,后经文挚用激怒的方法,令其吐出胃中积食而告愈。现代医学研究证实,长期从事脑力劳动,大脑高度紧张的人,易患心脑血管疾病和消化道溃疡病,这和中医学的“思虑损伤心脾”的理论是一致的。   

悲,是指悲伤、悲痛、悲哀。如幼年丧母、中年丧偶、老年丧子;或失恋;或遭劫;或受灾等等,都会感到非常难过和伤心,伤心到极点便会变成沮丧和绝望。总之,悲的产生与失去所追求、所盼望的事物和目的有关;悲哀的程度与失去的事物的价值有关。若悲哀太甚,可致心肺郁结,意志消沉。正如《黄帝内经》所说:“悲则气消。”悲痛欲绝,还能引起昏厥或突然死亡,容易悲伤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得癌症或别的疑难重症。

  惊,是指突然遇到意外、非常事变,心理上骤然紧张。如耳闻巨响、目睹怪物、夜做噩梦等都会受惊。受惊后可表现为颜面失色、神飞魂荡、目瞪口呆、冷汗渗出,肢体运动失灵,或手中持物失落,重则惊叫,神昏僵仆,二便失禁,常谓如:“惊弓之鸟”。几乎谁都有这样的体验,惊慌时会感到心脏怦怦乱跳,这是由于情绪引起交感神经系统处于兴奋状态的缘故。科学试验表明,由惊恐所致血压升高,大多表现为收缩压升高,其机理是心脏搏出的血量增加。

  恐,是指恐惧不安、心中害怕、精神过分紧张,会导致如临深渊、如临大敌、如履薄冰、人将捕之等幻觉。中医认为,恐惧过度则消耗肾气,使精气下陷不能上升,升降失调而出现大小便失禁、遗精、滑泄等症,严重的会发生精神错乱,癫病或疼厥。恐与惊密切相关,略有不同,多先有惊而继则生恐,故常惊恐并提。然惊多自外来,恐常由内生。

  综上所述,七情太过可致病。太过,主要指两种情况:一种是情绪波动太大,过于激烈,如狂喜、盛怒、骤惊、大恐等突发性激烈情绪,往往很快致病伤人;另一种情况是七情持续时间太长、过久,也会伤人致病,如久悲、过于思虑、时常处于不良的心境,皆可积而成病。《彭祖摄生养性论》说:“积怵不已,则魂神伤矣;愤怒不已,则魄神散矣,喜怒过多,神不归定;憎爱无定,神不守形;汲取而欲,神则烦;切切所思,神则败”,说明七情太过,能使人精神异常。这里的魂魄都是属于精神活动的一种形式,其中魄是一种本能的,非条件反射性的感觉和动作,包括听、触、视、痛觉,以及肢体某些动作,与精关系密切。魂也是神的一种活动形式,如果离了神的支配而单独活动,便表现为梦游、幻景等。情志太激不仅伤神,亦能伤形,如《黄帝内经》说:“厥气上行,满脉去形。”从上可知,七情致病,有别于外感六淫,六淫伤人多伤形体,而情志致病,多先伤人神气,再伤形体。因此,对于养生而言,情志之说的意义在于,倡导人们尽量保持情志的调畅。正如陶弘景在《养生延寿录》中所言,养性之道,莫大忧愁大哀思,此所谓能中和,能中和者必久寿也。舒畅的情志犹如太极拳的动作,飘逸轻柔,如行云流水,绵绵不断。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