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开江在线>> 投稿专栏>> 文学园地>>正文内容

黑沟访恐龙

我如果说开江是个美丽的地方,是遍布阳光、绿树和鲜花的地方,你是不会满意的。说开江是古老而神奇的土地,恐龙的故乡,这是你还不知道的。问开江哪里的风光值得一游,别人总是津津乐道开江的八景。艳媚的八大景,虽然如画似锦,但是我却因为久宿开江,对这八景尽收眼底,烂熟于心,“入芝兰之室,久闻不知其香”了,倒是对那古老而神奇的恐龙的故乡耿耿于怀。愈是古老神奇,愈是尚未开发,愈是有魅力,愈是值得你去探访。鉴赏已经存在的美,固然是享受,探索和发现美,比起只是鉴赏更具有弥足珍贵的进取精神。
我有幸踏上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开江的几个文化志同者,在一起就总想着如何打造开江的文化品牌的问题,尤其是旅游文化,议论得最多的字眼莫过于“恐龙”了。1964年夏,农民唐昌绩在新宁镇桥亭子村老山沟发现恐龙化石,经成都地质学院采掘鉴定,化石属原始川东虚骨龙,定名"开江龙属(新属)"。该龙原长20米,重约30吨,生活在1.5亿年前的中生代侏罗纪时期,现陈列在四川省自然博物馆。恐龙化石的采掘和鉴定,确定无疑地证实了开江是恐龙的故乡。考据也罢,议论也罢,终归是纸上谈兵,口出虚言,无论如何都得去拜访拜访。为什么恐龙能够在开江这块土地上生存和兴旺,为什么又突然在开江这块土地上消失了?你不去探究,何以把问号拉直为叹号?何况要拿它来做开江的象征。于是,我们一行五人(开江县文物管理所原所长孙仁良、现所长李从顺、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的“老生”我本人、彭启羽、文管所干部黄庆元),在新宁镇文化站孙站长和一名干事的带领下,造访老山沟,漫步白鹤寺,再登尖山坡(何家梁),下榻飞云温泉,第二天又荡舟宝石湖,既观償美景,又寻访古迹;既品味美食,又批评文化,果然是不虚前往。这是一个明媚的深秋,雨后的太阳把原野照个朗朗透明。去离开江县城4公里的桥亭子,乘公交车和打的都很方便,驾私家车就更是便捷。
我们乘坐一辆中吧,第一站是直接由开任公路至桥亭子村的黑沟(油柞房)上村级公路进老山沟。在当年采掘恐龙化石的孝儿湾谷泊车。一下车,我们的心骤然一紧,眼前就是恐龙生息的地方?!真是难以置信。谁都知道,恐龙生存的环境应该是气候温暖湿润、森林遍布、水源丰富、食物充足的地方。这老山沟,虽然近些年退耕还林新植了不少树,而且还是进口的一些新树种,站长向我们介绍,树形树叶最美的一种叫雄松。只觉得这些树木还处在木欣欣而初成的阶段,与那古松苍柏的蓊蓊郁郁实在是不可同日而语,但一想到再过三两年,松柏成林,浓荫蔽日,也能感受到原始森林的那一种古越情景。再看狭狭的一条沟,一条清溪潺潺缓缓地流着,唱着轻轻柔柔的歌。四周坡坡坎坎,草蒿茫茫,村舍散落,人烟稀少,大城市的感觉似乎一下子被遗忘在这山水之外了。这又使我们感觉这儿的山水与别处不同。不同在哪里呢?或许山更像山吧!山虽不算高,但兀突耸峙,让人有一种“举手可撕白云揩汗,噜嘴能与红日相吻”的感觉。野花野草开满了一山又一山,没有人修整采摘,银白色的瀑布,细细长长地、一条一条地挂在不远处的高山上。走到近处的一个瀑布处,就见山泉后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泉水源源不断地穿过岩石、崖壁、林木、丛草,蜿蜒垂流到路上来,泉水溅起的水花纷纷扬扬,似云似雾,落在脸上、身上、沁入心脾,凉凉的爽爽的,别有一番滋润在心头。这时,镇长才告诉我们,这儿就是开江著名的八景之一的“云雾虹影”。一条山溪从何家梁婉延而下,过了桥亭,弯个大湾,前面突然出现一道几十米高的断崖,奋不顾身的溪水飞流直下,一时间乱云崩石,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发出惊天怒吼,声震数里,腾起千层雾,云蒸霞蔚,在阳光的折射下,云雾中飞现七色彩虹。“云雾虹影”而此而名扬千里。云雾洞四周竹木茂盛,葱茏难拨,当然三名红军侦察员被当地民团俘虏后押到云雾洞前杀害时,一名红军战士借助茂密的植被跳岩逃走,可见当年这里林木幽深之一斑。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植树被遭受到严重破坏,常年清潺的溪水时常断流,云消雾残,虹褪影散,成为开江人们心头的一大憾事。可这次出游,眼前的“云雾洞”改变了我在儿时见到的那一番干涸的景象,或许这也是退耕还林、水土保持带来的转机吧。因为口渴了,我们就在路边,用手掬起水来,舔一舔冰凉的甘泉,每个人都像饮了琼浆玉液一般地争着说:“云在玩弄山,雾在嬉耍水”,“野花把草坡给燃起来了”。
孙站长把我们带到农民唐昌绩的家里,想了解当年是怎样发现和采掘到恐龙化石的。请出来的唐昌绩已是七十八岁高龄了,却仍然身板硬朗,精神矍乐。朴实憨厚的唐昌绩领我们到采掘恐龙化石的名叫孝儿湾的地方,眼前看到最多的却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当然我们当中有误认为全是化石的,其实尽是当年采掘后留下来的碎石而矣,偏偏老彭硬说他在年轻当知青时曾经来过这儿,硬是从这些石头中找到过化石,只是没有妥善保存而已。但是唐昌绩的讲话,却使我们眼前一亮。唐昌绩说,你们别小瞧这些不起眼的石头,就是从这些被山洪冲涮出来的石头里发现恐龙化石的,其实说是发现也不尽然,老山沟的人一直都在受用这些石头。老山沟人的祖宗传话下来,沟里的石头里有宝!如果有人从这些石头里得到一种叫龙骨的石头(可能是指恐龙化石),那他就要转运了。哪怕是用这石头来养水,食过之后至少能够强身健体,养颜明目。所以老山沟人现在还有拣石头养水的习惯,都说喝这种水甜津津的,口感醇厚,就是在市面上吃香的什么矿泉水、纯净水都无法与她媲美。唐昌绩还强调说,我这说的还是老山沟的普通石头,要真能够得到老山沟的宝石,那他的运数就简直不得了。说到这儿,唐昌绩又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传说,一个人在老山沟里走,突然一个声音对他说,捡一些石头放进你的口袋里,明天你会又高兴又后悔。这个人弯腰捡了一把石头放进口袋。第二天他将手伸进了口袋,发现了钻石、绿宝石和红宝石。他感到又高兴又后悔。高兴的是他拿了一些;后悔的是没能多拿一些。哎呀,多美的故事!原来老山沟蕴藏着这么丰厚的精神食粮!现在我们终于明白了,在这儿发现和采掘到恐龙化石也是自然不过的事情。
然而,我们没想到的是,唐昌绩发现和参与采掘恐龙化石还遭遇了不少曲折,从中我们也体味到要成就一桩惠及当代造福后世的文化事业,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老山沟没有唐昌绩这个有心人,恐龙化石一直会裸露在孝儿湾。据唐昌绩叙说,64年他发现恐龙化石后,就希望能够引起国家的重视,所以就直接给中央古生物研究所去信。研究所回信让他保护现场并将裸露的化石收拾起来,妥善保存。唐昌绩立即把裸露的化石收集在一块儿,挑了五大挑保存。结果因为文革的耽误,到69年中研所才派人来核实,并交成都地质学院负责采掘、鉴定。采掘工作在副教授林文球的主持下进行,历时1个月,采掘到的恐龙化石有近百挑,唐昌绩也把自己收集到的五挑化石无偿地捐献了出来。当年就运到党校的大院(现政府招待所)里展览过,后来运至成都地质学院鉴定、收藏,至今还陈列在四川省自然博物馆。后来在何信禄教授编著的《四川脊椎动物化石》一文中发现,开江采掘到的恐龙化石定名“林氏开江虚骨龙”,唐昌绩感到这不恰当,托人询问,得到的答复是因为历史的原因,不能以唐氏冠名。唐昌绩所做的全部努力没得到半点报酬,甚至连给他的奖励也被取消了。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大家还是对唐昌绩这种大公无私的精神大加赞赏。不是因为唐昌绩的善举,今天我们就不会用恐龙的故乡来标榜开江了。说到恐龙的故乡,李所长还特别补充说,1987年文物普查,又在新宁镇南门陡梯子、三里桥村、普安宝塔坝文家梁、讲治镇双飞、天师白果村、灵岩乡分水岭等地发现大量的恐龙化石,足见开江的整个板图都是恐龙的故乡。
于是,我们就议论到用恐龙的图徽来做开江的形象物,打造“开江恐龙”的文化品牌,象征开江人民的精神境界,促进开江经济社会的高速发展。大家的热情越来越高,我更是迫不及待地想把我多年来对恐龙文化钟情的思考公诸于市,如果我们很好地利用恐龙化石这一文化资源,设想在老山沟建一个现代恐龙园,不是可以把沉睡的老山沟唤醒,使老山沟成为开江一个新景点,甚至能够打造成为一个旅游热点!想一想吧,利用先进的声、光、电,营造远古而神秘的原始生态园林,塑造各种类型的动感恐龙,譬如能在天上飞行的有翼龙,雄踞陆地的恐龙有异齿龙、剑龙、森林龙、三角龙、雷龙等,统治江河湖泊沼泽的有鳗龙、蛇颈龙、薄板龙等,让人置身其中,有如进入原始森林,回到亿万年前的恐龙世界。看恐龙的雄姿勃勃,听恐龙的吼声如雷,与恐龙亲密接触,甚至与恐龙一起游山玩水,那该是怎样的心花怒放啊!大家都为这个设想而兴奋,纷纷表示认同。孙所长还建议,在园中增添一个恐龙化石陈列馆,意义就更大了。大家心往一处想,七嘴八舌,激情满怀地规划着恐龙园的未来,仿佛一个具有时代性、时尚性、教育性、艺术性、新颖性的现代恐龙园已经耸立在眼前了。
“到老山沟去捡龙骨看恐龙”的声音,一时间在开江、在达州、在整个神州大地传开,开江的旅游业翻开崭新的一页!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