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开江在线>> 投稿专栏>> 牧阳人专栏>>正文内容

川台“美食家”,开江“吃八方”

               (川台《吃八方》主持人刘亚琼和达州电视台主持人李琅)
(开江豆笋宴部分菜品)
        当新闻记者,就当四川电视台《吃八方》栏目那样的记者,他们既能拍出地方特色,又能品尝佳肴美味;既能聆听春夏秋冬的传奇,又能放眼东南西北的美景。
        不知道是哪年哪月,一个叫“兰妹”的美女主持,亦庄亦谐的语言让我们记住了《吃八方》,于是,只要一有空,就要坐在电视机前,随着一个个“好吃”美女的引导,天南海北到处跑,知美食文化,学烹饪技术。于是,有了对老婆的厨艺进行评头论足的噱头。但两口子有时也为此吵架。“你老说兰妹、小妖精介绍的菜好看好吃,你把他们娶回家!要不哪天他们到开江来了,找他们吃去!”老婆经常用这样的语言来讽刺我,为她厨艺的欠缺堵住我的嘴。
        别说,《吃八方》真的就来开江了,兰妹没来,刘妹来了!《吃八方》栏目编导陈凌波、主持人刘亚琼、摄像师周江同达州电视台主持人李琅一行来到开江,挖掘饮食文化,介绍特色菜品。笔者有幸参与这期节目的策划,增长了不少见识,特别是川台记者对艺术的执着追求和崇高的敬业精神让我深深的敬佩。
        早上6点多,飘飘扬扬的雨雾让清晨如同黑夜,但咱们川台《吃八方》的记者上路了,此行的任务是拍摄开江的传统绿色食品——豆笋。
        豆笋,是笔者在外神吹并引以自豪甚至对全国同类产品都不屑一顾的的关键词。想当年,笔者云游到广东,好友给点了一道据说是当地嘿有名的豆笋回锅肉,咱一尝,吃那豆笋的感觉就像吃我们开江的豆渣都不如,碍于好友之面不吃也不多说,要说这话就说大了,我会说汪洋同志在川渝两地吃的豆笋算白吃了,为什么就不把川渝“豆笋文化”带点过去呢?后来,笔者赌气地将开江的豆笋给朋友带了一大箱过去,朋友高兴地天天呼朋邀友品尝开江豆笋,一边吃一边介绍开江豆笋丰富的营养成分,吃得大家不亦乐乎。可这些朋友不是省油的灯啊,吃了还不算,还要我的朋友“帮他们买点儿”!这下,我乐了,买吧买吧,开江多的是,交通也方便,海运空运火车运都行——反正我又不掏钱!
        开江豆笋是开江农耕文化文明进程的证物,是中国营养食品展示柜上的真品。丰富的文化内涵赋予了开江豆笋高贵典雅的身份,但很多人只缘生在此山中,还不识庐山真面目,媒体应该将开江豆笋推介给全国各地的美食家,川台的记者慕名而来,我想意义就在这里。
(开江广电局局长蒋伟和川台《吃八方》栏目编导陈凌波)
 
(开江豆笋宴菜品——果老神汤)
 
        川台的老师们走进甘棠农家,专心致志地拍摄当地农家用传统工艺生产豆笋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镜头他们都尽力选取最好的角度,最适合的光源,把一个个本不起眼的生产过程拍得美轮美奂。拍摄豆笋的生产过程时间很长,拍摄工作十分辛苦,即使是寒冷的冬天,摄像师周江也累得满头大汗,这一拍就拍到中午12点,但他们没有走上餐桌,而是直奔专门做豆笋宴的明月湖“朋缘山庄”,坐车赶船步行,走到目的地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由于坐船的时间较长,主持人刘亚琼的脸都冻变了色,但他刚到目的地,就拿上我们准备的相关文化资料仔细了解,一边看资料,一边烤着一个小小的火炉,一边瑟瑟发抖。摄像师周江在厨房里的炊烟里,一丝不苟地记录着关于开江豆笋的故事,编导陈凌波和开江广电局的局长蒋伟在旁边一丝不苟地策划着。接着,要把所有的菜品端上船,营造在船上悠闲品尝的气氛,主持人刘亚琼和达州台主持人李琅二话不说,脱下外衣,泰然坐在寒风中,激情讲述着开江豆笋的动人故事。节目录制完毕,意识下午三点钟了,我的肚皮早就不争气的吵闹不休,但他们似乎被“开江豆笋宴”深深地吸引着,全然忘了肚皮的饥饿。
 
(刘亚琼一边看资料,一边烤火,一边发抖)
(刘亚琼和李琅在查阅资料)
        这一刻,我被深深的感动了!为了开江的特产,为了美食家的口福,他们无法考虑自己的冷暖饥饿。我禁不住细细打量摄像师,那瘦得真叫人心疼,忍不住想问吃遍八方的美食,都吃到哪里去了?再看看编导陈凌波,年纪轻轻却鬓发斑白,举止年少却脸露沧桑。主持人刘亚琼为了掩饰嘴唇印天寒的发紫,可以涂上了厚厚的口红,和李琅在镜头前面淡定自若,谈笑风生!
        我终于明白,妙趣横生的《吃八方》,后面同样凝聚着太多人的艰辛和付出。我想,《吃八方》之所以“吃”了一年又一年,收视率雄踞同类节目之先,经验就在这里,这是我们应该永远学习的!
 
(周江即是摄像师又是灯光师)
 
(人虽瘦但姿势绝对丰满)
 
(清白笋段)
(仙姑笋排)
(豆笋宴有开江“绿香豆笋”提供  拍摄场地:明月湖朋缘山庄)
摄影:张祥斌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