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开江在线>> 投稿专栏>> 牧阳人专栏>>正文内容

探访开江七十二洞--古墓群

【按:开江县广福镇的崖墓群——七十二洞堪称川东地区较大的汉墓群,它的发现对研究开江以及川东地区在汉代的政治、经济、文化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1800多年的汉代墓群

开江县广福镇地处开江以南50公里,具有“小重庆”之称,是赣东北省委书记、闽、浙、赣省军区总指挥唐在刚、红3397师师长蒋琼林等20多位全国著名革命烈士和王维舟夫人苏光明的故乡,川东地下党组织的重要据点。19294月,中共川东军委书记王维舟在此成立广福特支并组建了广福游击队。1931年,组建川东游击队,改广福游击队为川东游击队第二支队。

这里文化底蕴深厚,有全国独一无二的六臂男观音石刻,有川东最大的神秘崖墓群——七十二洞。笔者近期专程赶赴开江县广福镇,试图揭开种种传说下的“七十二洞”的神秘面纱。

崖墓最早起源于战国至魏晋南北朝时期,流行于汉代,因此专家们都习惯将崖墓称为“汉墓”,大多数属于贵族墓葬,开凿于山崖或岩层中,形式有单洞单葬、单洞群葬及联洞群葬。战国崖墓集中分布在江西省境内的武夷山地区;汉墓则集中在黄河中下游地区,多为诸侯王陵或贵族大墓,一般有墓道、甬道、耳室、中室、后室,随葬大量精美器物。近期发掘的著名汉墓如河北保定满城汉墓(即西汉中山靖王刘胜与其妻窦绾墓)和山东曲阜的九龙山汉墓,在满城汉墓中出土的金银器、玉石器、铜器、铁器等精品就有4000多件,各类铜灯19件,尤以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等最为珍贵,特别是刘胜和窦绾两套完整的金缕玉衣堪称国宝。在九龙山考古工作中发掘石器、漆器、木器、铜器等随葬品甚为珍贵。这些随葬品的发掘,为我国研究汉代文化和墓葬文化提供了珍贵的资料。达州市境内的汉墓分布较广,目前规模最大保存完好的当属渠县和开江,渠县的渠北乡已发现82个,开江已发现100多个,仅广福镇李家山的一个崖壁上就有72个!

李家山崖墓群位于开江县广福镇夏家庙村,山上松林茂密,四季葱笼,一溜羊肠小道直达山顶,沿路而下20米,便见一排方形洞口排列在崖壁上,东西长约500米,洞口大小不等,高低错落有致,有的洞口距地面10米左右,距山顶约6米左右。走进细看,但见门洞分为单檐门、双檐门和三檐门,随行的广福镇文化站站长蒋安华介绍说,当从洞门的设计和洞口位置的高低以及岩石的软硬程度,就大致可以辨别哪个崖墓出自有钱人家,门檐越多、岩石硬度越大、洞口离地越高,甚至内洞越大的崖墓保险系数也越大,里面的随葬品也可能更多。反之,洞口离地面越低、洞口和里面的内洞也相对要小些,往往岩壁石质的硬度也比较软,这类崖墓基本是出自普通百姓之家。

李家山崖墓群就是集各种崖墓于一处,崖壁左边的几个崖墓基本接近地面,属于沙石结构,质地较软,洞口和内洞也很小,不少崖墓已经被山上滑落的山石掩埋。从现存的第5个崖墓开始,基本都属于较大的崖墓,这些崖墓洞口较高,分别为1~1·3米,宽80公分,单间里面高低宽窄各不相同,有的长约3米,宽约2米,有的长约2米,宽约1米,但高度都能让人基本站立,有的内洞高度超过1·8米。其中的一个双室墓有三层门楣,外洞高1·3米,宽1·3米,墓室里面长3·4米,宽2·9米,高1·8米,是这里的最大墓室。在可以直接进去的20多个崖墓里,基本上都是由大大小小不规则的洞互相连通的,这些洞是盗墓者打通的。但走遍所有的洞穴,除了四壁的凿印和参观的人留下的食品垃圾袋、饮料瓶以及一串串脚印外,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可以代表历史的东西,这让我们感到有些遗憾!

无数历史风雨

空空如也的墓洞似乎让我们听到了盗墓贼掘墓的叩击声,甚至隐约听到了盗墓贼为抢夺墓葬品而内讧的厮杀声,他们一次又一次地洗劫里面的随葬品,并将盗掘墓藏物品作为他们生活的追求。这种野蛮的掠夺从有墓葬文化的时候就开始了,在春秋时期礼坏乐崩的社会变化之后,厚葬之风盛行,于是也诱发了盗墓行为的猖獗。司马迁在描述中山地方风习时,称掘冢行为为奸事,可见盗墓历史由来已久,有的人甚至因此而起家致富。西汉文史里有所发冢墓,不可胜数的记载。到了汉魏时期盗墓行为进入高潮,传说曹操甚至设立了专门指挥盗掘冢墓的官职,名为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等。在唐朝文献中,有荒冢入锄声髓髅半出地等文字记载。在后面的宋元明清直至文明程度飞快发展的现代,几乎有墓葬的地方就有盗墓者贪婪的眼睛!

李安华告诉我们,据当地老年人介绍,广福汉墓群在民国时期还能够找到陶片和瓷片,偶尔还能捡到铜钱,知道上世纪80年代,他曾在崖墓附近找到了汉砖和三铢铜钱后,再也没有在这里找到有价值的东西了。

虽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但从事文化工作30多年的蒋安华却给我们描述了发生在这里的多个历史画面。

宋淳化四年(公元993年),王小波、李顺农民起义军夔州余部与宋军尹元、常思德部在开江境内激战,百姓惶惶不可终日,当地村民为保全家产,纷纷携家小和财产,躲进洞内以寻安全。后来战火虽然没有烧到李家山,但密集的72个崖墓成了当地百姓抵抗强敌的天然堡垒。

清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9月,万县义军首领赵大鹏、李士模率千余人攻打广福,清军以72洞作为后援的军备仓库,为抵抗义军提供了万无一失的物质保障,致使义军进攻失利,数百人被生擒,李士模也惨遭杀害。此年12月,徐天德、樊人杰率领义军万余人再攻开江广福等地,仍然以败退达州而告终。

清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云南农民起义军首领蓝朝柱所部统领张弟才率军攻占开江,经过两昼夜激战致使县城失守,知县被杀。农历正月初八至十一,义军开始了大规模的夺寨行动,军民伤亡惨重,唯有李家山七十二洞凭借天然的易守难攻之势,而让义军秋毫无犯。在横跨几个朝代的历史长河中,不论是湖北的白莲教、开县的红灯教和军阀混战期间,李家山的黎民百姓都依靠着坚若磐石的七十二洞渡过了每一次战争,保全了性命保住了家财。

中华民国16年(1927年)9月,共产党员王维舟从武汉来到开江广福,进行秘密的革命活动,组织和发展共产党员成立了“中共宣特支”;1929年春,王维舟同广福共产党员乔典丰一道,先后吸收蒋琼林、曾亚光、曾敬孙、刘朗怀、曾宪章为共产党员,并组建中共广福特支(隶属省委领导),成立了广福游击队。在他们的领导和带领下,川东地下组织和游击部队屡建战功。1931年,广福游击队编为川东游击军第二支队后,因叛徒出卖致使活动泄密,一批骨干惨遭杀害,王维舟也处于性命攸关之际。熟悉广福地形的曾亚光等人施计,让王维舟利用傍晚向广福黄家大院以北逃走,天黑后折回黄家大院以南抄道与曾亚光汇合后,秘密将王维舟送到七十二洞,并由曾亚光亲自安排人秘密为王维舟送饭,国民党组织抓捕失败。两天后,曾亚光、曾敬孙等人秘密将王维舟接走,而后辗转秘密进入沙坝场开明地主黄白青家,并先后结识开明地主萧寒青等继续开展秘密的地下活动活动。

解放初期,各地匪徒积聚,疯狂抢掠百姓。广福七十二洞成了当地老百姓和土匪争夺的堡垒,展开了激烈的火拼。土匪正取失败,就采取邪门歪道的办法,他们白天装着落败而逃,晚上邀约近200人,于当天晚上从崖壁的顶端点燃松枝和稻草放火焚洞,正在放松警惕庆祝胜利的村民猝不及防,便被熊熊燃烧的火焰团团包围,村民立即用储存在洞内的水奋力扑火,但伤亡惨重!土匪艰难地占领了七十二洞,他们将七十二洞作为他们的聚集地,无恶不作,村民纷纷避而远之,“棒老二洞”由此得名!

一层神秘面纱

讲到这里,蒋安华的眼里充满着遗憾与悲伤。他说:“这些洞啊,凝聚了太多人的鲜血与生命,凝聚了太多人的期盼与梦想,当今天的人们到这里观赏时,一定要抚今追昔啊,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今天的和谐安详来之不易啊!”

是啊,今天的生活来之不易!当你走到今天的七十二洞时,你可知道时代更迭世事变换中,曾经有多少双贪婪的眼睛在这里紧闭?有多少人为了捍卫家的完整而泣血山崖?

这个极具传奇色彩的崖墓群已经引起业界不少人的关注,有的人甚至把目光聚焦在高不可攀的崖墓上,他们坚信,无人能及的地方一定有可以证明历史的依据,一定有让人惊叹的墓葬文化!那么是否真的有呢?神秘的崖墓群能否带给关注的人们一丝惊叹的目光呢,我们期待着!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